四季发财 发表于 2007-3-29 19:42:55

租来的女友竟然成了我的新娘

那是我上大二那年的春节,和我一起在城里读大学的张雄将女友带回了家,惹得村里老幼都羡慕得红了眼。我带回来了母亲喜欢吃的柑桔,她却责备道:“哪要你乱花钱买这东西,看人家,带回的媳妇多漂亮。”

  母亲的心我理解。自12年前父亲去世后,母亲含着泪将一个个鸡蛋攒起来换成钱供我读书,直到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后,母亲才露出笑容。她把家里的积蓄拿出来给我说:“城里不比咱乡下,吃穿不如人会被人看不起,想谈个对象就难了……”

  自从见到张雄的女友后,要强的母亲对儿子又多了一份希冀,她更加没日没夜地劳作,更多地寄钱给我,写信要我在大学里遇到合适的就谈一个,嘱咐我谈朋友不要怕花钱。

  可到大三结束时,我还是一个快乐不起来的单身汉。

  我正为自己的形单影只烦恼,同学约了几个老乡星期天到郊外去爬梧桐山。芳芳也来了,她穿着一套洁白的运动服,像蓝天下的一只白天鹅。在欢乐的山上,想和芳芳合影竟使我一路上诚惶诚恐,直到下山我才鼓足勇气说出口。芳芳的双颊立刻现出红晕,她又羞涩地拉上女伴小莉,就这样,拍下了一张三人的合影。

  我将那张合影寄给母亲,我在信上说最左边像一只白天鹅的是我的女朋友。这个美丽的谎言果真给母亲带来了莫大的慰藉,她一有机会就拿出照片来给别人看。

  寒假正准备回家过春节,一个电话把我击懵,母亲患了可怕的“癌”,顷刻间山崩地裂,我甚至连拿电话的力气也没了,泪水吧嗒吧嗒落在桌子上。母亲要求我回乡时一定要带上女友,否则她会死不瞑目。

  室友们纷纷为我出谋划策,大家一致认为最好是花些钱请芳芳一起看望我母亲。早就听说这种“租用”男女朋友已在大学城里暗暗流行起来,再说芳芳碍着老乡的面子也许会答应的。

  那个黄昏风很大,我约芳芳到校旁的湖堤上散步,最终以“请原谅”三个字开始了自己的叙述。芳芳听完我母亲和那张照片的故事后,双眼睁得老大。她没有骂我“卑鄙”,而是平静地许诺愿意帮助我,劝我不要太伤心。她的宽容竟使我大哭起来。

  我擦干泪水认真地说:“芳芳,谢谢你,我一定会给1000元钱的报酬。”芳芳颇为生气:“谁稀罕你的钱……我仅仅诚心帮忙而已!不过,可不真是你的女朋友啊……”她的脸又红了。

  我和芳芳在县城下车,立即赶往医院。刚做完手术的母亲见到耀眼的芳芳时,惊喜得要起身为她拿水果,芳芳连忙阻止母亲,说:“伯母,您好好休息吧,不要太客气。”母亲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血色。她在芳芳的扶持下重新躺好,而我的心也被芳芳甜甜的一声“伯母”融化了。

  芳芳的家住在县城,大年三十那天,芳芳大清早披着一身雪花送来一大罐莲子鸡汤,还邀请我们到她家过年,这在乡下叫人简直不敢相信。

  芳芳给母亲带来了无比的幸福,她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院长最后亲自拿着CT报告单向我们解释:母亲患的是肝血管良性肿瘤,医疗效果很好!终于,我们兴高采烈地拥着母亲出了医院。

  回家后,母亲嘴里常常念叨着芳芳。村里的人也都知道了我有一个既漂亮又好心眼的女朋友。

  后来,我把芳芳请到了我家,我按照母亲的意思,骑自行车到几十里外的县城买回了一大束火红的玫瑰……

  大学毕业后,我和芳芳结了婚。许多熟人都知道我的罗曼史有着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我的女朋友是“租”来的,但我却因此找到了一生的最爱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租来的女友竟然成了我的新娘


本站为首都医科大学校友创办的非官方论坛, 您在本站所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自愿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所有责任由发布者承担。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警告: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社区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如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管理员!
客服:[email protected],首都医科大学群:8502978